English 
主办: 国家无线电监测中心国家无线电频谱管理中心
首页>高层声音

谢飞波:技术创新和政策创新并行促频谱资源科学规划

【字体: 2014年09月19日 09:40 来源:中国无线电管理网

2014年9月9日,由国家无线电监测中心与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GSMA)联合主办的未来移动通信频谱国际研讨会在北京召开。工业和信息化部无线电管理局局长谢飞波出席开幕式并做主题演讲。他以生动有趣的例子描述了无线电在社会经济发展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并从管理政策的角度,和参会代表分享了关于频谱资源科学规划的思考与见解。以下为谢飞波演讲摘录:

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三点内容。一是无线电应用越来越广泛,在社会经济发展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二是无线电技术的进步不断挑战我国信息主管部门;三是与时俱进,科学规划,为未来移动通信规划更多更好用的频谱。

第一点不再赘述。仅以两个小例子来说明无线电的重要作用。

十年以前的机场,为了保证安全,飞机起落的密度不能太高,一般以十分钟为频次。但是随着技术的演进,随着无线电导航一次雷达、二次雷达在机场的应用,飞机起落频次越来越高。国际上先进的机场,目前已能在一分钟之内完成一次起落。可见,飞机起落的效率得到大幅度提升。

700M数字红利,大家都非常熟悉。20年前,8M就是一个信道。随着无线电技术的不断进步,数字化程度的不断提高,今天,8M看标清电视就能看8个节目。也就是说20年前和现在相比较,我们广电部门由于无线电技术的进步,播送效率至少提高了8倍。

毫无疑问,无线电技术的进步,对我们生活质量的提高和工作效率的提高发挥了巨大作用。

第二点,无线电技术的进步以及对频谱资源的需求,对于世界各国信息主管部门来说都是巨大挑战。

过去20年来,从WRC-95到WRC-12,在过去的六次ITU世界无线电大会上,无线电频谱资源的规划,是一个久唱不衰的课题。为什么?因为移动通信、ICT、宽带等对频谱要求越来越高,由此带来挑战性的问题——频谱从什么地方来?

国际电联有一个资深的专家,他曾打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比方。他说,一个屋子,大家原本相安无事,坐得好好的。突然来了一头猛兽,这头猛兽要求大家都换位置。这个猛兽指的是谁?就是IMT。

我们的移动通信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一个信道25K,数年之后GSM诞生了,要求一个信道200K,要求提高了8倍。数年之后又产生了3G。就算是中国的3G,我们也要求要有1M的带宽,又比GSM多了6、7倍。3G我们尚未全面应用,4G又来了,要求一个信道20M带宽,比3G又提高了10多倍。4G刚开始发展,刚为4G划分频率,现在又已经开始探讨5G的问题了,据说一个信道要100M带宽。

有一件事让我印象深刻。去国际电联开会,走进大厅看到一个宣传画上讲,IMT是一个贪婪的“数据野兽”。为什么说是贪婪,因为它吃掉了大量的数据,吃掉了大量的频谱。在技术和管理都还不成熟的时候,发展在飞速进行,必然对各国的管理都带来了很大挑战。这是我讲的第二点。

第三点,与时俱进,科学规划,为未来移动通信规划更多更好的频率。

频率从何处来?我们都知道,无线电频谱是不可再生的资源,今天我们又遇到了IMT这个贪婪的野兽,我想不外乎两个观点,一是技术创新与进步,二是政策创新与进步。

正如我们刘利华副部长经常讲的,发展中产生的问题还要靠发展来解决。那么技术进步如何解决频谱问题?

第一个方面,我们靠微电子技术、摩尔定律的进一步发展开发更多高频段的频谱。从移动通信诞生以来,我们从450M到900M,1800M,2100M到现在4G的2600M,依托我们无线电微电子技术的进步,不断从低频段走向高频段,满足发展需求。

第二个方面,我们靠无线电调制技术的进步和无线电自身技术的进步。过去我们对于碎片化的无线电频谱用不起来,我们仅仅是按照要求的带宽来规划频谱。今天由于聚合技术的出现,我们可以把不同频段不同颗粒度的频谱集合起来。刚才刘副部长讲到技术的进步,提到天线问题,提到网络接入问题,我们需要通过智能天线定向传输来更好地利用频谱。我们经常有一句话说,需要用运营商的钱来投资置换不可再生的无线电频谱资源。这句话的意思是,为了提高频谱的高效利用,我们要求运营商们把大区制改为小区制,把小区制改为微小区制,改为室内制。通过在基础设施上的投入、技术上的改造缓解频谱资源不足的问题。

第三个方面,进一步提高无线电技术的软件水平和智能化水平。最近几年,软件无线电和认知无线电在ITU是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随着我们信息化社会的到来,智能化社会的到来,我们相信过去用不了的频谱比如白频谱,传统意义上无法使用的频谱资源,通过新的智能化技术和认知技术就能把这些资源挖掘出来、用起来。

我想说的技术上的进步就是以上三点。

另外,靠政府的干预也是非常有力量的。政策的干预是非常强大的。和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相适应,我们应该简化行政审批,减少对市场的干预,也就是说我们对IMT在中国按照2G、3G、4G 不断划分准入,不断区别准入政策的做法是不是可以继续下去,我认为应该非常迫切地研讨这个问题。因为全世界频谱管理部门在面对企业技术选择上,都是技术中立。因为只有运营商他们更清楚应该选择什么技术。那么在技术中立的前提下,我相信,政策本身也可以释放出巨大红利。

IMT对我们的生活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无线电频谱是把信息化技术传向任何一个角落的唯一载体。在座的各位代表,不管是来自产业界、运营商,还是科研院所政府部门,希望你们更多地关心频谱问题,为IMT以及其他无线电业务的有序应用提供新的频谱空间。(以上内容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演讲者本人审阅。)





分享:
标签:谢飞波:技术创新和政策创新并行促频谱资源科学规划 阅读:23491
Top